最近,陳前總統的案件,在台灣和國際上鬧得沸沸揚揚的。自己也曾就法院處理方式的一些不合理之處,投書於報端。



可是,自己是小人物,沒有什麼公信力,總是覺得好像是力有未逮,無法打到要害。不過,昨天看到了吳庚大法官退休後,接受司法院司法行政廰的口述歷史訪問紀錄,才知道吾道不孤也。



















寄件者 法律書籍




 



吳前大法官,教過我行政法,他講笑話時,自己都不會笑出來,我們私下都叫他”冷面笑匠” 。



他認為:保密分案對好的法官是一種恥辱,對壞的法官是一種保護傘。瑞士聯邦法院一進門便可以看到一塊牌子詳載那一位法官在承辦哪一案件,在那一庭辦理,請問這種事有什麼見不得人,需要保密進行?我要說一句很嚴重的話:「國家之恥」!

















寄件者 法律書籍


 



吳老師說得一點也沒有錯。對於民眾來說,一但你公開的分案,案件在那個法官那裡,大家都知道,如果,長官或民眾還明目張膽的去透過管道去”關心”,那法官只要拒絕或是公開你去關心的過程,就不怕被外界干預了(事實上,很少人會這樣做,這樣會讓你從縱貫線調非縱貫線,非緃貫線西部調到東部,東部調到離島。之前,很有名的「奉命不上訴」檢察官黃向堅,即是一例)。但是,秘密分案,第一,由誰來分?如何證明其是公平的?第二,外界沒有人知道個別法官在辦什麼案件,但法官自己知道,如果法官自己操守很好也就算了,那例如最高法院的法官,有很多人下午通常不上班,他們在外面玩的時候(江元慶,流浪法庭30年,第198頁,報導文學,2008年8月1日一版一刷),有人可以保證絕對不出問題嗎?



回到主題,陳前總統的案件,分案是抽籤,但要併案時,卻是由五個不具名的庭長決定。提出的抗告,則採秘密分案,由三個高院法官審理。司法院如不公佈這五個庭長姓名和採秘密分案的過程,恐怕無法對人民和歷史,做出公平、負責任的交待。
創作者介紹

執法先鋒的困學齋

kibitz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cky Mouse
  • 我懷疑這幾位公務員仁兄有沒有和盤拖出當時的內幕???

    其中一段原文如下:

    ******

    他總共在第一銀行中山分行辦理押匯七百四十四筆,總金額達一千三百五十三萬多美元,依當時約一比三十六的匯率,這些押匯總額折合新台幣大約四億八千萬元

    ***********

    這篇文章也說押匯是有風險的行為, 押了這麼多, 等於只顧放款不顧風險, 有這麼笨的行員嗎?

    這是一個缺乏專業知識,也就是缺乏風險控管意識的商業行為, 問題在於這些行員是真的缺乏風險控管意識, 還是假的缺乏, 甚至是別有用心, 我們不知道!!!

    民國六十八年當時還是戒嚴時代, 金融管制嚴格, 身為外匯交易處理人員, 應當知道銀行內規與政府對外匯交易管控的嚴密! 一味強調為國家賺取外匯確茫然到不知控管風險???
    當時作貿易要押匯是隨便像現在去醫院掛號看病一般的方便嗎?

    告訴大家, 沒有那麼方便!
    押多少錢的外匯或承作多少金額的貸款很多是要靠關係或說有點內幕的!
    沒有像作者說得那麼簡單!!!
    明的規舉, 暗的規舉很多!!!

    最後要講一件事實, 林浩興, 於勇明都已判罪確定, 也認罪並接受法律制裁, 並且服刑出獄...這三個老傢伙官司還沒打完, 這會不會有點好笑...

    這三個老傢伙可不可以公開認罪,...或者和盤託出內幕...

    我母親也是同案的被告,因缺乏法律知識為林浩興的老婆陳美惠作保, 而很無辜(沒拿到任何好處)牽連其中, 為何她就認罪了呢?

    這三個老傢伙不遵守專業紀律, 落到打三十年官司, 這個叫活該!!!

    完全不值得同情!!!

    江教授, 你的取材沒有一窺全貌!
    寫奇幻小說可以, 如果是報導文學就很差勁!
    這就是我對你的批評與指正!

    當年親身參與並看到真相一部份的我, 在此地告訴大家
  • kibitzer
  • micky Mouse, 你是球友嗎?若不是的話,那真的很佩服你能蒐尋到我部落格的這個主題(流浪法庭三十年,不是文章標題,只有註腳)。
    我先聲明,我跟作者江先生一點關係也沒有喔!但是,這本書我看過,也大概瞭解你想要說什麼。
    如果,你覺得案子有什麼不公平之處,那就請去找媽媽當時的起訴書,看檢察官是何許人也?因為,起訴他們三人的檢察官,為什麼找不到他們受賄的證據(例如,書中寫說,其中一人當時被懷疑外面有小老婆,那怎麼不去查是不是真的有這回事,那他的錢是從那來的)?卻要以被視為陷害守法公務員的圖利罪偵辦?就像你自己說的,他們或許有違背金融專業,可是,就如同陳憲裕法官判決書的理由,新刑法的圖利罪是規定要違背「法令」(法律或命令),那金融紀律法則,不是法令,當然沒有圖利罪的問題。還有,上級長官坦承犯罪,並一定就能推論出下屬也有犯罪。
    這本書,我想江先生也不是寫來要為這三個人證明清白,主要是想寫僵化的司法訴訟制度。所以,我才能引書中寫的「最高法院法官下午不上班,都在玩」,來證明秘密分案制度的不可靠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